上海
中國養老金佔工資比重連降9年 已跌破國際警戒線
作者:冷眼向洋 来源:大卡推荐 日期:2019-08-13 浏览

中國養老金佔工資比重連降9年 已跌破國際警戒線

  企業養老金替换率低於警戒線

  從2005年開始,盡管國家連續第9年进步企業退休人員養老金水平,社會各界並不“領情”,相反,卻是對養老金替换率連年下降的不滿和質疑。

  在廣州,同樣是2000年退休,機關干部退休工資從2000元上漲到現在的8000元並不罕見﹔而企業退休工人退休金僅從500元上漲到2000元左右。兩者之間的退休金數額差距從十年前的1500元擴大到現在的6000元。由此看來,退休差距似乎不但沒有縮小,反而有擴大之勢。

  國際上,養老金替换率不僅關系到退休人員的亲身利益,且同整個基本養老保險制度的運行紧密相關。替换率是整個養老保險制度體系的關鍵點,替换率水平是否公道,反映的是整個制度的安排和政策取向。

  世界銀行組織建議,要維持退休前的生活水平不下降,養老替换率需不低於70%,國際勞工組織建議養老金替换率最低標准為55%。即退休金是退休前工資的55%為最低標准。

  2012年由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發布的《中國養老金發展報告2012》對城鎮基本養老保險替换率進行了測算。數據顯示,養老金替换率由2002年的72.9%下降到2005年的57.7%,此后一直下降,2011年為50.3%。 而褚福靈測算出2011年我國企業養老金替换率僅為42.9%,低於國際警戒線。

  相比而言,事業單位人員和公務員的養老金替换率一直維持在80%至90%的高水平,其中,公務員的替换率水平要更高。褚福靈計算,1995年至2002年中國事業單位和機關單位的養老金替换率居高不下,總體維持在92%-107%水平。

  由此看出,機關事業單位和公務員的養老金替换率要遠遠高於按當年城鎮在崗職工均匀工資計算的企業基本養老保險替换率,二者差距還在擴大。對此,齊傳鈞分析,主要是因制度的碎片化。隻要不在一個制度下就不會公平,未來假如兩個制度买通,通過這次頂層設計,納入一起建立一種制度,假如一個同樣工資的公務員和企業,一個交了28年,一個交了40年,最后交費年限短退休金低的也心服,因為這是在一個制度下。

  “並軌最大的瓶頸是機關事業單位人員擔心待遇會降低。”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保中心主任鄭秉文一針見血,“不能說機關事業單位人員覺悟低,也不是國家決心不夠大,而是待遇降低的改革肯定難以推行。”

  無制度設計,雙軌制下養老金替换率差距難縮

  國際勞工組織提出養老金替换率的最低目標為55%,我國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制度最初制度設計的替换率目標為58.5%。有學者分析,目前制度均匀替换率(制度均匀養老金水平佔社會均匀工資的比例)已下降到50%之下,說明“保基本”的目標正在受到威脅。

  據社科院的統計,2010年基本養老保險人均養老金佔城鎮單位在崗職工均匀工資比率(稱作替换率),全國均匀水平是49.79%,最低的是重慶44.24%、江蘇45.70%、吉林45.75%,最高是山東的70.74%、新疆65.22%和青海的64.06%。出現差距之后就會出現公平性問題,最高比最低的高出25個百分點。

  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秘書長房連泉認為,在目前的城鎮基本養老保險制度下,實際企業養老金替换率水平呈逐年下降趨勢,說明現行的養老金政策迫切需要改革,以保障制度的可持續性。首先考慮的問題是養老金替换率的適當水平。“保基本”是目前制度的主要目標之一,而我國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制度最初制度設計的替换率目標為58.5%。

  由於我國目前的養老金體系主要維系於單一的社會基本養老保險,企業年金和個人養老金在退休支柱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因此基本養老保險替换率的下降更加彰顯了養老保障不足問題的嚴重性,“保基本”目標難以實現。

  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副秘書長齊傳鈞認為,當前養老金替换率水平下降的空間已經不大,未來應該大體維持在這個水平。另外,貨幣發行權在中心政府,這是社會財富在退休者和就業者兩大群體之間分配的隱性工具,換句話說,這也是社會基本養老保險相對商業養老保險的優勢所在。因此,對於一般百姓來說,參加基本養老保險還是非常有必要的。當然,為了保障退休前后的生活水平不變,參加企業年金或購買一些商業養老保險也是不可少的。

  雙軌制下養老金替换率差距是存在的,這一差距源生於機關事業單位和城鎮企業部門所用的兩套截然不同的養老保險制度。若要改變這一現象,最根本的做法是破除雙軌制,重新進行養老保險制度設計。如無完善的總體制度設計,解決雙軌制下養老金替换率差距將愈發艱難。

 替换率低原因分析:繳費年限少、基數低

  以專業名詞“養老金替换率”(養老金佔工資的百分比)分析,假如一個人退休前工資為5000元,退休后養老金為2000元,替换率就是40%。

  中國社會科學院2013年初發布的《社會保障綠皮書》和《中國社會保障收入再分配狀況調查》顯示,在被調查者中,75.4%的職工養老金不高於2000元,92.3%的機關事業單位退休人員養老金卻都高於4000元。差距兩倍多。

  “差距大不是絕對的大,差距大小首先和現在企業制度本身的內在因素有關。繳費年限低、繳費基數低,總體養老金水平就要低。”褚福靈解釋,職工養老保險,存在一些影響養老金差距的因素。第一,繳稅年限偏低,有的交15年就不交了,甚至還有提前退休,個人帳戶積累很少,自然就低。第二,繳費基數低,現在北京均匀工資五千,繳費基數假如能達到80%或者70%,就很不錯。繳費有一個區間,即60%到300%,大部分是就低交,在這種情況下,企業養老金必低,何況現在計算的是全國的均匀數,這是一個需要理解的現狀。

  “調查發現,一些企業老總養老金,甚至高於機關事業單位,因為交的基數高,還有補充養老金,” 褚福靈說:“不能一概而論企業養老金就低,盡管養老金高的人是極少數,但是假如都按時交,都交了20年、30年,企業養老金也不一定低。”

  企業職工養老金成倍低於機關事業單位人員,加之一些企業為職工繳費基數低,甚至按最低標准交夠15年就停止,這是導致企業養老金替换率偏低之一。盡管企業養老金在逐年增長,但相較於社會均匀工資增長速度,還是追趕不上,進而導致替换率在持續下降。

  導致國內外養老金替换率下降的原因並不相同。發達國家養老金替换率下降,主要緣於人口老齡化帶來的財政負擔,迫使政府不得不降低養老金待遇。而中國的養老金替换率下降卻是產生在企業職工養老金“九連增”的背景下,主要在於養老金进步幅度沒有趕超過職工工資增長率。這一現象將養老金調整機制本身的缺陷暴露無疑。

 企業養老金替换率低於警戒線

  從2005年開始,盡管國家連續第9年进步企業退休人員養老金水平,社會各界並不“領情”,相反,卻是對養老金替换率連年下降的不滿和質疑。

  在廣州,同樣是2000年退休,機關干部退休工資從2000元上漲到現在的8000元並不罕見﹔而企業退休工人退休金僅從500元上漲到2000元左右。兩者之間的退休金數額差距從十年前的1500元擴大到現在的6000元。由此看來,退休差距似乎不但沒有縮小,反而有擴大之勢。

  國際上,養老金替换率不僅關系到退休人員的亲身利益,且同整個基本養老保險制度的運行紧密相關。替换率是整個養老保險制度體系的關鍵點,替换率水平是否公道,反映的是整個制度的安排和政策取向。

  世界銀行組織建議,要維持退休前的生活水平不下降,養老替换率需不低於70%,國際勞工組織建議養老金替换率最低標准為55%。即退休金是退休前工資的55%為最低標准。

  2012年由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發布的《中國養老金發展報告2012》對城鎮基本養老保險替换率進行了測算。數據顯示,養老金替换率由2002年的72.9%下降到2005年的57.7%,此后一直下降,2011年為50.3%。 而褚福靈測算出2011年我國企業養老金替换率僅為42.9%,低於國際警戒線。

  相比而言,事業單位人員和公務員的養老金替换率一直維持在80%至90%的高水平,其中,公務員的替换率水平要更高。褚福靈計算,1995年至2002年中國事業單位和機關單位的養老金替换率居高不下,總體維持在92%-107%水平。

  由此看出,機關事業單位和公務員的養老金替换率要遠遠高於按當年城鎮在崗職工均匀工資計算的企業基本養老保險替换率,二者差距還在擴大。對此,齊傳鈞分析,主要是因制度的碎片化。隻要不在一個制度下就不會公平,未來假如兩個制度买通,通過這次頂層設計,納入一起建立一種制度,假如一個同樣工資的公務員和企業,一個交了28年,一個交了40年,最后交費年限短退休金低的也心服,因為這是在一個制度下。

  “並軌最大的瓶頸是機關事業單位人員擔心待遇會降低。”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社保中心主任鄭秉文一針見血,“不能說機關事業單位人員覺悟低,也不是國家決心不夠大,而是待遇降低的改革肯定難以推行。”

  無制度設計,雙軌制下養老金替换率差距難縮

  國際勞工組織提出養老金替换率的最低目標為55%,我國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制度最初制度設計的替换率目標為58.5%。有學者分析,目前制度均匀替换率(制度均匀養老金水平佔社會均匀工資的比例)已下降到50%之下,說明“保基本”的目標正在受到威脅。

  據社科院的統計,2010年基本養老保險人均養老金佔城鎮單位在崗職工均匀工資比率(稱作替换率),全國均匀水平是49.79%,最低的是重慶44.24%、江蘇45.70%、吉林45.75%,最高是山東的70.74%、新疆65.22%和青海的64.06%。出現差距之后就會出現公平性問題,最高比最低的高出25個百分點。

  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秘書長房連泉認為,在目前的城鎮基本養老保險制度下,實際企業養老金替换率水平呈逐年下降趨勢,說明現行的養老金政策迫切需要改革,以保障制度的可持續性。首先考慮的問題是養老金替换率的適當水平。“保基本”是目前制度的主要目標之一,而我國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制度最初制度設計的替换率目標為58.5%。

  由於我國目前的養老金體系主要維系於單一的社會基本養老保險,企業年金和個人養老金在退休支柱中的作用微乎其微,因此基本養老保險替换率的下降更加彰顯了養老保障不足問題的嚴重性,“保基本”目標難以實現。

  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副秘書長齊傳鈞認為,當前養老金替换率水平下降的空間已經不大,未來應該大體維持在這個水平。另外,貨幣發行權在中心政府,這是社會財富在退休者和就業者兩大群體之間分配的隱性工具,換句話說,這也是社會基本養老保險相對商業養老保險的優勢所在。因此,對於一般百姓來說,參加基本養老保險還是非常有必要的。當然,為了保障退休前后的生活水平不變,參加企業年金或購買一些商業養老保險也是不可少的。

  雙軌制下養老金替换率差距是存在的,這一差距源生於機關事業單位和城鎮企業部門所用的兩套截然不同的養老保險制度。若要改變這一現象,最根本的做法是破除雙軌制,重新進行養老保險制度設計。如無完善的總體制度設計,解決雙軌制下養老金替换率差距將愈發艱難。